首頁-->走進林州-->文化藝術-->文化百態
評膘瑣記

 

】作者:  來源:林州市新聞中心   時間:2019-06-20 20:56:00  瀏覽 人次

  在老宅南屋的墻壁上,釘著幾個木橛。木橛上掛著一股布滿灰塵的驢拉套,一個驢兜(戴在驢嘴上的鐵網兜),靠墻根處砌有一個當年老父喂驢時的老石槽。目睹此情此景,不禁浮想聯翩,思緒又回到當年喂驢及給驢“評膘”的歲月。

  依稀記得,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村里共有八個生產隊,每隊都養有十來頭驢,攢糞、套碾、拉車、犁地……那時雖然人們的生活拮據,但驢的草料充裕。每頭驢每日一斤玉茭,食鹽少許,谷草十來斤,夏天配割青草補給,喂養工每天五分。為保障驢的膘情,保障農業生產,大隊決定每年陰歷三、十月評膘兩次。評膘分三等,一等獎勵工分,二等不獎不罰,三等依照上次等級膘情下降者,隊里按規定給予罰工,除非是驢有病疾。當然,那些老弱病瘦驢,隊里會酌情處理。

  評膘的頭天晚上,大隊廣播通知:明天各喂驢戶將驢牽到評膘場地。聽說要評膘,于是各喂養戶們,天明就起來了,將平時舍不得讓驢吃飽的玉茭和麩皮用盆倒進槽內,摻進草里。驢兒看到美食,迫不及待地咀嚼吞食,只待吃飽肚圓后,再用水飲。

  早餐后,將驢牽出圈外。驢迫不及待地趴伏在地,盡情地打幾個滾兒。一陣翻滾后,驢兒四腳蹬地,踢踢騰騰站起身來,舒展身子。主家將驢拴在木樁上,開始為其“梳妝”修飾。首先將驢身上的浮塵清掃一遍,隨即用鐵撓子先從臀部梳起,不留余地。驢兒通人性,站在地上,兩眼微閉,尾巴左右扇動,盡情地享受著主家對它的恩賜。

  大隊一陣廣播后,各隊喂驢戶主牽著干凈的驢子,滿面笑容地來到評膘場地。熱鬧非凡的評膘場,人歡驢叫,熙熙攘攘,猶如物流會。在近百頭驢中,個頭高矮,體形胖瘦,各有差異。那些活蹦亂跳年輕的驢兒,毛發黑亮,膘肥體壯,昂頭撅耳,而且還不時地尥蹶子,欺負身旁的驢。那些年老體弱的驢,穩站在地,雙目微閉,脊骨凸顯,肋間凹陷,毛色枯萎。盡管喂主也盡力為它整修軀體,但畢竟已是老驢。

  評膘開始,大隊負責人放聲通知:凡喂驢戶主一律遠離自家的驢子。隨后有專門負責編號的,在驢身上用粉筆開始編碼。參評人員有各隊隊長、大隊負責人,再配有一名獸醫,這是當時評膘的慣例??偣彩?,逐頭評比,評膘依歷年規矩,膘分三等。每人從地上撿塊小石板,按照各自心意,分別寫上驢的等級。每評一頭驢后,有專人負責掀起石塊,示出號碼,以多勝少,本著公開、公平、公正的原則,當場確定驢的等次。若發現驢身體異常,獸醫會走到驢旁,拍拍驢的身子,再觀察驢的舌苔及牙齒。若疑似有病,就吩咐驢主到獸醫站檢查醫治。

  評比完畢,參評人員依照上次結果,對照本次,大隊負責人當眾公布,總結評比,有夸獎的,有批評的,有鼓勵的,并慎重告誡各喂養戶絕對不可克扣驢飼料。因為驢是農業生產的主力軍,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生產力?!肮び破涫?,必先利其器?!北pB好驢的身體很關鍵。最后,由各隊隊長將本次評膘記錄交于會計。

  情況不斷變化。在后來的幾年里,隊里統一并指定專業飼養員喂養管理。從此,大隊不再評膘。

  隨著時代的變遷,改革開放后,各生產隊將驢逐頭標價,賣給各農戶喂養。再后來,人們的生活逐漸富裕,種地和糧食加工都用機械,各喂養戶相繼將驢賣給驢販子。

  如今,農業機械化突飛猛進,農村變化日新月異,在我們這里再也看不到驢的蹤跡,“評膘”已退出歷史舞臺,也將漸漸淡出人們的記憶。 (路聚昌)


 
政務頻道 | 紅旗渠頻道 | 旅游頻道 | 社會頻道 | 我的林州 | 版權與免責聲明 | 關于我們
主辦:中共林州市委 林州市人民政府 維護:林州市新聞中心 電話:0372-6282695
網站標識碼:4105810012 網絡:中國聯通林州市分公司 ICP備案序號:豫ICP備08001069-2號 訪問量:
北京赛车pk10网址